长沙消费品市场运行缓中趋稳

发布时间:2019-02-20 15:32     稿件来源:长沙市统计局

2018年,长沙经济在稳增长压力加大的新形势、新氛围中奋力前行,消费品市场总体呈现出缓中趋稳的发展态势。

一、全年消费品市场发展态势及主要特点

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缓中趋稳

2018年,长沙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765.04亿元,同比增长9.9%,增速同比回落0.6个百分点。按消费类型分,餐饮收入467.29亿元,增长10.0%,增速同比回落0.1个百分点;商品零售4297.75亿元,增长9.8%,增速回落0.7个百分点。消费品市场发展速度前高后低,2-9月各月累计增速分别为11.1%、11.1%、11.0%、10.4%、9.9%、9.7%、9.7%、9.9%、9.9%、9.9%、9.9%,开局增速较好,5、6、7月增速快速回落,9月小幅提升并趋于稳定。

近年来,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继续处于下行的大趋势中,2010—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为20.0%、18.0%、15.7%、14.1%、12.9%、12.1%、11.6%、10.5%、9.9%,发展从高速向中高速转轨特征明显。增速虽在持续回落,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却在2010年1825.79亿元基础上增长超过1.5倍,当前,趋向高质量成为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新目标、主旋律。

2、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位提升5位

从与全国、全省对比看,2018年全国、湖南省及长沙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分别为9.0%、10.0%和9.9%,分别比上年回落1.2、0.6和0.6个百分点,全国总体下行趋势仍在继续,从回落的幅度看,长沙与全省一致,好于全国。

从省会城市横向对比看,多年来全国消费品市场增速回落势头普遍仍在持续,趋势的变化仍将有一个过程。2018年全国26个省会城市增速同比回落的有23个,只有3个城市增速同比提升(实际上除武汉以外,太原、沈阳都是大幅回落后的恢复性回升)。全国省会城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中位数为9.0%左右,比上年同期中位数10.4%下滑1.4个百分点。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仍排第6位,但第7位福州凭借近年的增速优势(4666.46亿元,增长11.3%,增速在全国省会城市排第1位),不断拉近与长沙差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全国26个省会城市中排7位,比上年提升4位。中部省会城市仍是全国消费增长极,全国省会城市增速前8城市,中部有南昌、武汉、长沙、郑州4个,与2017年比较,武汉增速提升0.1个百分点(增长10.5%),太原增速提升2.0个百分点(增长8.1%);其他4城市增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回落,分别为郑州回落1.0个百分点(增长9.7%),合肥回落2.5个百分点(增长9.1%),南昌回落1.2个百分点(增长11.1%),长沙回落0.6(增长9.9%)。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与长沙接近(4000-5000亿)7个城市中,除福州增速(11.3%)较高、哈尔滨增速(4.2%)较低以外,其他的西安(增长9.6%)、济南(增长10.0%)、郑州(增长9.7%)、沈阳(9.2%)与长沙增速相当。

3、限上单位注入新活力,新经济企业发展取得新突破

新市场主体不断涌现。近年来限额以上单位的不断更新成为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的决定性支撑,2017年、2018年长沙新增限上企业分别为608、704家,退出企业分别为290、489家(含2019年2月退出),一进一退产生了很好的效果,以新进入2018年定期报表口径的2017年年度新增和2018年月度新增法人571家企业为例,其在2018年12月末的全部限上法人企业数中占比24.0%,全年实现零售额158.50亿元,拉动限额以上零售额增长3.8个百分点,增长贡献率达47.0%。

通过互联网实现的商品销售是消费品市场新经济重要内容,近年来长沙通过引进知名电商企业、本土电商企业涌现、传统商业并购及创新转型等多种方式不断扩大网络销售规模。2018年长沙通过互联网实现的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为96.49亿元,同比增长34.4%,对限额以上零售额的增长贡献率为15.0%,拉动限额以上零售额增长1.2个百分点,共有16家批零企业网络零售额过亿元,其中新增企业如长沙京东厚成贸易有限公司、湖南御泥坊化妆品有限公司、长沙小迷糊化妆品有限公司等企业,加之湖南友谊阿波罗商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收购,共形成了近40亿网络零售规模,新突破正在改变长沙消费品市场原有格局,尤其应该关注的是2018年11月入限额以上统计口径的长沙京东厚成贸易有限公司,11、12月网络零售超过4亿,有望成为长沙消费品市场一个新增长支撑点。通过项目建设、知名新经济企业引入,以及新经济企业并购是今后长沙消费品市场保持较快发展势头的根本性有效途径。

4、限额以上单位零售额增速回落是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关键影响因素

2018年,长沙限额以上单位零售额全口径增速为8.8%(除说明外,以下均为全口径增速),同比回落3.6个百分点;可比口径增速为6.7%,回落4.1个百分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限额以上零售额占比为42.4%,占比下降5.4个百分点,增长贡献率为38.4%,增长贡献率回落17.4个百分点。限额以上单位零售额增速回落成为长沙消费品市场增长乏力关键影响因素。

大部分商品类别零售额增速回落反映出当前长沙消费品市场整体发展变化趋势。在长沙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零售额涉及的21个商品类别中,只有石油及其制品、中西药品、化妆品、日用品、家具、粮油食品6个类别零售额增速同比提升,提升幅度为7.4、8.9、15.4、22.9、5.3、2.0个百分点;另外15个类别增速回落,其中汽车、饮料、烟酒、服装、书报杂志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文化办公用品类及建筑及装潢材料类商品增速回落负面影响较大,回落幅度分别为5.4、6.7、2.1、4.3、32.9、13.5、19.4、27.1个百分点,回落的商品类别面广而幅度相对较大,其影响远大于增速提升的商品类别,目前长沙商品类别零售额增速变化格局使得消费品市场保持较好发展态势的压力正逐步增加。

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增速快速回落是影响限额以上零售额增速快速下滑主要原因之一,其3、6、9、12月累计增速分别为17.3%、9.6%、7.3%、7.7%,对应的全市限额以上零售额3、6、9、12月累计增速分别为12.0%、7.9%、7.9%、8.8%,相对于1-3月,1-12月汽车类商品销售少拉动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增长3.5个百分点。汽车类商品增速回落主要原因在于,其一,受保有量不断提高、用车成本增加等多因素叠加影响,加之经济下行压力对当前更新换代、消费升级进程的抑制,汽车销售增速逐步回落,中国汽车工业协会1月14日发布报告表明,2018年中国乘用车产销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5.2%和4.1%,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限额以上汽车类商品零售额增速也下降2.4%(可比口径),这个影响因素已经成为当前车市的主旋律;其二、2017年年初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减半政策分步退出,导致的基数前期较低,而后段又因车企大力促销而造成基数大幅增加,同期基数这种变化造成2018年汽车销售增速前高后低,同时,至2017年年底购置税优惠政策完全退出,实际上政策刺激仍提前释放一部分消费者的购买力,也造成了2017年基数相对较大;其三,今年汽车类商品销售受到进口关税政策调整因素影响较大,汽车销售企业、消费者观望气氛一度比较浓厚,长沙海关进口数据表明,1-4月全省汽车月度进口量一直呈递增的状况,由1月的267辆增长至4月的568辆,5月进口量开始回落,6月仅有16辆,与此相对应。长沙6、7两月当月汽车零售额出现负增长,8月至年底,又出现一些新变化,以经营进口品牌保时捷的长沙星利捷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情况为例,关税调整后,全部由德国生产的保时捷出口至我国,享受关税下调好处,市场零售价格均有较大幅度下降,但厂家为应对关税下调影响,于今年5-6月不再对经销商发货,所有5-6月销售配额在今年下半年消化,7月开始,公司开始大量进货,销售恢复至正常水平。后期又出现一个新情况,受中美贸易争端影响,部分美国生产的汽车加税25%,包括在美国生产的本国及他国品牌,如卡迪拉克、奔驰、宝马等正受到影响,当然现在情况又有变数,关税政策变化,无疑对汽车销售的平稳增长产生负面影响。同时,进口车降价预期的“传导效应”已经影响到市场众多主体,降价后,进口车将拉近与其定位相近的合资或自主品牌的高端车型的直接竞争,短期内中高档车销售可能仍会出现起伏,而目前长沙车市主要靠中高档车支撑,其影响带来的不确定性也较大。

2018年,石油类商品是长沙消费品市场的突出亮点,全年限额以上石油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0.8%,增速同比提升7.4个百分点,拉动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6个百分点,已经比肩汽车类商品成为拉动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增长的关键支撑。价格起伏是影响石油类商品销售的主要因素,至9月底油价高点,部分企业油价同比增速已经达到30%左右,相应的限额以上石油类商品零售额当月增速达32.6%;10月开始油价快速回落,至年底部分企业价格回落了15%左右,加之翘尾因素的化解,12月限额以上石油类商品零售额增速仅为1.2%。当前,长沙汽车、石油两类商品在全市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中占比53.9%,拉动限上商品零售额增长5.7个百分点,增长贡献率达64.1%,汽车、石油类商品走势决定着长沙消费品市场的增长格局。

二、2019年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的主要影响因素分析

1、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日前,国务院密集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当前经济工作,盖因“我国发展的环境更加复杂,困难挑战更多,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表明,全国消费品市场发展速度下滑趋势明显,2018年下半年,有4个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低于9.0%,10、11、12月甚至分别只有8.6%、8.1%、8.2%。近日,商务部相关人士也指出,在消费结构性升级趋势不变的同时,2019年消费增速可能进一步放缓。从目前情况看,即使有系列刺激消费措施出台,短期内全国消费品市场下行压力不会减轻。湖南省、长沙市消费品市场运行趋势应与全国大致相同,2019年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保持相对稳定中仍小幅回落的可能性较大。

2、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已经进入提质、升级为主旋律的高基数平稳发展期

经过长期快速发展,长沙消费品市场规模已经跃上高平台。2018年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765.04亿元,增速9.9%相对应的增量为427.56亿元,远远超过2010年20.0%增速对应的增量311.11亿元,发展内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速度随规模扩大逐步回落成为必然,消费升级为主旋律的高质量发展成为努力方向。

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全省占比30.5%,消费升级进程大幅领先,省内规模第2的市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不及长沙30%,长沙与省内市州比增速确实存在较大难度,与其他市州相比较的优势是生活品质、发展质量。长沙应该立足高远,放眼全国,在省会城市中争取发展引领地位,而实际上长沙也取得了斐然的成绩,近5年来,长沙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全国省会城市中一直处于领先水平,分别排第5、3、5、11、7位。

3、新经济力量的支撑作用成为关键

新经济应加快成为长沙消费品市场不可或缺的新支撑、新动能。以网络零售为例,虽然2018年长沙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业凭借京东厚存、御泥坊等电商的突出表现取得突破,但与北上广、沿海电商经济发展较好的城市比较,差距仍非常大,甚至与中部城市武汉相比较都远难以企及,2018年武汉市限上无店铺业态实现零售额635.15亿元(绝大多数为网络零售),同比增长34.4%,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为9.3%,拉动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2.6个百分点,而长沙2018年通过互联网实现的限额以上商品零售额为96.49亿元,增长34.4%,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为2.0%,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0.6个百分点。长沙其他新经济热点跨境电商、海外购的平台正在加速搭建,如果有诸如京东这样的有一定规模的新经济龙头企业的助力,长沙消费品市场保持高增速的压力将得到实质性缓解。

4、汽车和石油行业走势至关重要

汽车、石油类商品重要性非常突出,几乎可以决定长沙消费品市场的发展走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1月14日发布“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预测报告”,预计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销量与2018年基本持平,作为省会城市、区域性消费城市的长沙,凭借消费升级进程领先的优势,汽车销售增速应能一定幅度地高于全国,但能否满足长沙消费品市场对汽车销售这个龙头的支撑需要,就存在较大不确定性,2019年汽车行业的政策红利是长沙以致全国消费品市场的最大期待。

价格是当前石油类商品销售增长的决定性因素。汽车保有量的稳步提升以及消费升级的支撑,使石油类商品消费量稳步增长,但油价起伏产生了巨大影响,2018年9月油价高点时有30%的同比增长,至12月底又迅速回落15%(12月21日国际油价跌至15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近段又是2连涨,价格变化在石油类商品销售增速上迅速体现出影响,9月当月限额以上石油类商品零售额增速为32.6%,12月增速为1.2%,当然这其中还有翘尾因素消退的影响。目前的油价实际上已经低于2018年同期水平,以92号汽油为例,2018年1月26日湖南省参考价格为6.94元/升,2019年1月28日为6.68元/升,2019年前段油价很可能成为主要负面影响因素。如果石油类商品的不利影响和汽车类商品增速减缓相叠加,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将面临很大压力。

5、激活居民消费潜力是消费提振的关键因素

反映居民消费潜力释放的一个重要指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占人均收入之比(消费倾向)在近年来呈下降趋势,2018年与2016年相比,长沙城镇居民消费倾向下降1.1个百分点至72.4%。经济增长预期、就业状况、居民收入增长水平、消费热点激活、消费环境优化及社会保障等方方面面,都对居民消费潜力释放起到重要影响,目前,在这些领域取得实质性突破的难度不断加大,探索激活居民消费潜力的有效途径任重道远。

以收入增长的影响为例。2011—2018年长沙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分别为15.9%、14.5%、10.5%、9.4%、8.5%、8.3%、8.4%、8.2%,居民收入增长持续放缓。长沙2018年GDP同比增长8.5%,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0.1%,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长8.5%(实际增长6.4%),居民收入远未跑赢GDP、财政收入。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8.7%,全省增长9.3%,长沙居民收入增速与全国、全省相比较也没有优势。消费永远是收入的函数,采取诸多措施提高居民收入增长水平才能奠定消费增长的坚实基础。

三、对当前长沙消费品市场的发展建议

1、认真研究新政策、新制度,最大限度发挥政策利好

前段,国务院发布《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 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期从破解体制机制障碍上入手扩大消费,意见明确主攻方向是做大做优消费市场,要促进实物消费不断提挡升级,推进服务消费持续提质扩容,引导消费新模式加快孕育成长,推动农村居民消费梯次升级,为消费提质升级明确了主攻方向;日前,10部门对外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推出24条稳消费、扩消费具体举措,汽车、家电、信息消费有望获得有效促进。诸如此类的提振消费利好措施,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面前将密集出台,认真研究新政策、新制度,及时制定和国家政策制度配套的落实方案、措施,最大限度发挥政策利好将对长沙消费品市场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2、加速长沙创建消费中心城市进程

不断强化消费中心城市地位是长沙消费品市场保持健康、快速发展的关键着力点,这也是全国诸多大城市促进消费品市场发展共同努力方向。前段,湖南省商务厅印发了《湖南省消费升级行动计划》,支持长沙市借鉴国内先进经验和做法,通过增加高端商品和服务供给,打造时尚消费和品质消费地标,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内外贸融合的国际消费新平台,挖掘高端消费潜力,提升引领时尚、高端供给、辐射集散功能等举措,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以开放的姿态,通过扩大长沙对周边辐射能力来迎接挑战。

3、积极推动传统商业通过创新在竞争中取得有利地位

在长沙消费品市场主体中,传统商业处于绝对主导地位,近年来,同质竞争、网络分流、消费升级等深刻影响了传统商业发展,传统商业面临的经营压力越来越大。要促进传统商业创新图变,加大线上线下融合力度,推动经营业态创新,积极调整经营策略,丰富业态内涵,鼓励实体商业与旅游、文化和娱乐等相关产业跨界融合等等,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个性化、共享型的流通模式,通过提高传统业态服务水平和服务能力在竞争中取得有利地位。

4、加快项目建设,确保消费品市场提质增效的“源头活水”

加快在建项目形成现实生产力进程至关重要,多年数据表明,新增单位对消费品市场的增长贡献居功至伟,长沙应始终把新增单位作为消费品市场提质、增效的关键抓手予以高度重视,从而确保消费品市场健康发展的“源头活水”。对项目引进、项目建设、单位新增应该更加注重质量,要千方百计把那些规模较大、成长性较好的企业纳入统计调查单位库,尤其要加大对“新零售”企业的关注、扶持力度,类似“京东厚成”、“御泥坊”这样主要立足于辐射周边的新经济企业如能不断引入,形成规模,长沙消费品市场的格局将逐步得到根本改观,高质量发展将具备坚实基础。

(长沙市统计局 2019年2月20日)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