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婷:凤凰古城游记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5     稿件来源:长沙县统计局

初识凤凰,自沈从文始。读沈老先生的文章,对他笔下秀丽的山水、淳朴的民风、独特的建筑心生向往。终于,我得偿夙愿,来到了梦想中的城。

 

从长沙坐火车至怀化再转汽车终至凤凰,一路颠簸,后一段车程在阳光下的照耀下格外清晰醒目,九曲十环,山路十八弯都不足以恰到好处的形容它,就是这样一条路蜿蜒了如此之远才将我们引到古城。

 

下车后,走在凤凰古城的青石路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禁想起,这条青石路上,有运动鞋踩过,有皮鞋踩过,也有草鞋踏过,还有赤脚走过……而它依旧在那儿沉默,一如既往。

 

这里的山

 

远远望去,沱江的两边都是山,这里的山宛如沈从文笔下的青年,清秀含蓄,虽不像西北山势雄壮,却让人踏实;虽不像张家界形状各异,却让人倍感温柔。依水而行,两岸青翠欲滴的山,在烟雨中增添了不少神秘感。水与山相依偎,相依恋,山就像沉默不语的男子悉心守护着自己心爱的阿妹。驻足两山之间,滤去繁华,尽是鸟语花香,尽是葱茏翠绿,让人不禁沉醉在山色中。远见一条蜿蜒小路,曲曲折折绵延向山顶,像在呼唤我沿道前行,去探索山里的秘密,在这里,大家都诉说着山里的故事,年老的说着逃避战争、土匪,中年人谈论山里追赶野味的乐趣,年轻人在大山中撒开歌喉唱起苗歌。顿时,我对这山肃然起敬,这竟然承载着这么多的酸甜苦辣、喜乐人生。

 

这里的水

 

沿着沱江逆流而上,去寻出那源头。在朦朦的细雨中,带着欣喜的心情在河畔流连。那么一段,水就像静止了一般,像安然入睡的人儿。却在不远处,看到沱江活力的一面,飞下的水花溅起,让你觉得刚才的所见只是幻觉。一路的房子,或许风格不一,但不变的是只要条件允许的,门前都有几盆葱翠的花花草草,盛开的热闹,绿的葱茏。河底的水草异常旺盛,绿绿的,长长的,随着水流起伏荡漾。沿江的路,被截断了,只能止步。回来的路上,有点纳闷,这么清澈的水,为何都没有看到过一条鱼呢,那不成真是水至清则无鱼。水的灵动让人难忘,水上的桥也是风情各异。有像虹桥那样高大威武的石桥,有上面加盖了亭子的宽阔木桥,也有两排单独的石墩组成的桥,还有只容两个人侧着身子过的小木桥……刚到这,总是喜欢在那排石墩上跳来跳去,余乐无穷。在凤凰待了一两天后,才明白,水有更大的意义。对于我而言,不管走在古城的哪里,只要找到水了,就不会害怕迷路。

 

这里的城

 

午后,四处游荡,站在桥头眺望,四处是四个翘角的房屋,不管是木阁楼还是水泥房或是石头堆砌的房子。一层又一层,层层交错,又错落有致,这种布局,是任何城市规划都没有的,或许也是任何城市规划都无法解释的。他们不介意房内的光线是否暗淡,也不介意房门下的阶梯是否陡峭或太高。一切都感觉那么应然。吊脚楼的临水一面,总是会有一个露天的阳台,或许在这并不叫阳台。摆上两张小木桌,桌面上铺着蜡染的花布,几张竹椅,太容易让人遐想那个温暖的下午,暖暖的夕阳,淡淡的微风,淡淡的茶香,喃喃的细语。抑或是那个江南的晚春,淫雨霏霏,莺飞草长,年过花甲的苗家阿妈,给膝头的小孙女回忆那段美妙的青春。

 

这里的人

 

站在江边,便能看到,沿江的一路都摆着小摊。两个背篓,一个上面摆着一个大簸箕,上面铺着一块手工披肩(或者说那是一块布),上面摆满了各种让女孩子们心动的小饰品,发簪,耳环,耳钉,项链,手镯,小线人,小布偶、、、、、、在这种小摊上,总是能发现意外的惊喜。

 

经常看到,一个矮小瘦弱的阿妹,背上背着个高过头的大背篓,背篓里装满了各种物品。我不禁为她担心,怎么承受得起呢。可是阿妹却很习惯或者说是轻松。小宝宝站在妈妈的背篓里,小小的双手紧紧抓住背篓的边,亮晶晶的眼睛四处打量。在天龙峡里遇到的一个路边摆摊买茶水的年轻妈妈,一边打点生意,一边回过头跟小宝宝嘀咕几句。这里的姑娘比我们要坚强。

 

临回程时,又辗转去桥上走了走,回味沈从文大师写的一句话:青山绿水之间,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下次,有机会我还要再来走走。

 

(2018年11月6日)




相关文档: